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时报网,您的网络晚报!
当前位置:主页 > 网络观察 > 时报观点 > 正文

公安局长被骗11年 法官妻子竟生下“胞妹”

时间:2013-01-10 17:42 来源:未知 作者:时报网 阅读:统计中
     本人叫张雷,70年9月2日出生,93年在本溪市明山区检察院工作。96年2月份调入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先后任派出所指导员、所长。2002年调入本溪市公安局南台分局工作,任副局长。2005年调入市局治安支队任副支队长、政委。2010年调入水洞分局任局长。
  2012年12月18日,当我拿到由盐城市安康生物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做出的安康生物【2012】检字第12135号DNA检测报告时,我的世界全都颠倒了。一直是我掌上明珠的女儿却变成了父亲张学武的亲生女,自己与父亲张学武也没有血缘关系。瞬间,我成了孤家寡人。
  我一直以为自己生长在一个值得骄傲的家庭。父亲是原辽宁省本溪市化工局局长,后来又担任化工集团公司的老总,现已退休。自己也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烘托下工作积极上进,28岁当上了派出所所长,由于工作业绩突出37岁已经是市公安局县级领导干部。让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自己的婚姻是在父亲的逼迫下完成的,1996年,我父亲刚当上化工局局长,家里就急切逼迫我结婚,当时家里说我的前妻刘英杰是本溪师专的定向生,还是校学生会的文艺委员。因为是孝子,不得不顺从父母的意愿。也正是这种顺从,开始了我人生的噩梦。
  噩梦始于一年前。感情一直不和的妻子刘英杰说,她要跟随调到大连海事法院的老院长去大连工作,要和我离婚。在财产分割时,由于刘英杰提出无理要求,我想到法院解决,但被我父亲百般阻挠,使我不得不将家庭财产的三分之二分给她,并签字画押。可我分得的一处房产需要她签字的时候,她却百般刁难不给签字。我到她单位和她沟通时,我父亲不知怎么知道的也来到她的办公室,进门就给我跪下,让我别来找她。我无语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父亲对我这样一个姿态,我羞愧、我不解,我没做错什么呀。
  2012年10月12日,市局在没有下文件,也没有事前谈话的情况下,突然由一名副局长通知我停职两个月。我非常不解,后来知道是我父亲到局里告我,说我在家拿刀逼着他要钱。作为一位父亲怎能如此陷害自己的儿子呢?我被停职后一气之下住进本溪市中心医院,住院期间,一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让我晚上回家,我回到家吃完晚饭回我自己屋里看着电视就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感到十分头痛,满屋子的煤气味,我起来一看,煤气阀门被打开了,因为门钥匙只有我和父母有,这时我立即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我立即返回医院,但父亲已经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而且在出院的医疗费收据上罕见的写到:“冠状动脉血栓形成,未造成心肌梗死”。我感到非常可怕。
  于是,我开始了全面调查。在我的调查中,断断续续的还原了一些事实。我父母不能生育,我是抱养的。父亲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因为父亲当时算地位显赫,经常到一些娱乐场所,他结识了歌厅小姐刘英杰,并于1994年包养了刘英杰。刘英杰原来是本溪桓仁县二棚甸子无业人员。我父亲通过各种关系,并为其做了一整套假文凭,被特招进本溪市检察院,后来又调到本溪市人民法院,现在是本溪市法院的办公室主任(副县级)。
  又想到父亲给我前妻在沈阳买的160多平米的房子和奔驰轿车,还把她和孩子的户口落到了沈阳,当时我还认为这是父亲对儿女的一种关心。现在看来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大阴谋。他们利用我的婚姻掩盖张学武和刘英杰留后的真正目的,我成了他们利用的工具。
  我找到有关部门做了DNA鉴定,结果令我悚然。欲诉无声,欲哭无泪。但我作为一名党员完全有理由将在停职期间对我的身世调查的结果向组织汇报,希望得到组织的理解。但没有得到理解,反而不理不睬,这时我彻底感到人生绝望了!现在我用骨子里仅存的一点点绝望前的勇气,向世人公布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丑闻家事。我该怎么办?

(责任编辑:时报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